感谢您能点进来
这里玄,咸鱼一只
疯狂磷吹!!!!!宝石厨,磕爆冬巡法安,吃的cp还有脆皮,冬担,磷黑,极差,烟青,烟幽,医患,地月等(大佬们似乎喜欢叫月球?
头像是帕帕(狐狸耳朵真可爱,嘿嘿~\(≧▽≦)/~(痴汉笑

沙雕生成器emmm

一沐知修: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干了什么?????????
[精神分裂ing.JPG]



我终于没忍住对他俩下手了,这个沙

雕文生成器链接在评论区,想玩的自

己嗨吧,老夫闭关去也

我终于还是对他俩动手了,我怕不是个黑粉emmmmmmm……
沙雕生成器是什么沙雕玩意




我是罪孽深重者……(发出自闭的声音)

予弟言——郭黑(别看到最后,拜托!)

……你好。

……弟弟。

我能这么称呼你的吧?虽然我们都是同年生,同一个身体。但是作为你的(曾经)包裹物晶体,你藏在我的身体里——因为总是在外面的关系,我总是忍不住会有一点点小骄傲(真是一种恶劣的骄傲呢,对吧?)

我亲爱的弟弟——郭……嗯?现在似乎叫黑水晶?

黑水晶,我写下这些是为了什么呢?嗯……?其实,我也不清楚是为了什么,这么一说,你肯定又要生气了吧?作为姐姐,我是如吃的不靠谱呢……真抱歉,我忘了你已经不会再对我生气了。

你不仅得到了名字,你还拥有了“自由”你甚至慢慢开始摆脱了从出生就和我共享着的——自卑。

真是恭喜你了……

我在月面上很好,看到了前辈们,我还看到拉碧斯,(请告诉法斯:我很抱歉,并没有看见安特库。)月上的天空总是黑暗的,就像你一样……写到这我才惊觉,我以前是多么不堪,才会让你有时候这么反我……

我想,我以前都做过些什么呢—因为我的疏忽大意,才会让拉碧斯离开;因为我深深厌恶我头发上个的颜色,那是你存在的痕迹;因为我一次次的无能的祈祷,才会让你感到不能依赖,而痛苦的成长……

在地球上的时候,蔚蓝色的,橙红色的,酒红色的,阴沉的天空或是灰蒙蒙的雨天(随时都会射出箭的黑点)还是现在月球上望不到头的黑色……能看见你们,就好。

 对不起。

作为姐姐,我很失败——

但……请允许我小小的“高兴”一下……

在拉碧斯离开后,你仍愿意稍微听我的话。

在我离开后的漫漫百年时光你熬了过来(这么说似乎会让你有些不爽,但你就是这样的一个孩子啊……)虽然结果有些不太尽人意,甚至还让我有些愤怒。

不过,这也不怪你,你听话惯了,一旦将责任放下还是那个桀骜不羁的小孩。

对不起,给了你那么多的压力。

对不起,留下了监视的眼睛,带给你“诅咒”,让你难展欢颜。

对不起,当了你那么久的姐姐,我却从来都不知道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无论是被人在意(而不是被给予压力与期待)哪怕只是一句“这样的颜色就很好”或是不去尽力压制的爱好:甜美可爱的衣服。

对不起,我亲爱的弟弟――黑水晶。

 

 

 

 

 

 

 

 

 

 

 

 

 

(以上这些我都不会承认的!甘霖娘鸡掰!)

 

 

――来自爱你的……亲……!!!

姐姐                                                                                                                           

幽灵水晶郭斯特

给安特库的印象诗

zhi安特库是世间的珍宝

南极石是冬天的美好

那茫茫的白色之中

清冷的眼神

淡淡的扫过雪道一眼

在冰川凄惨的尖叫里

孤独的斩破声音

几百年来都是如此

孤独,却是强大

但当那薄荷色的身影跌跌撞撞的进入冬天

只听见他说

“低硬度的我们,除了勇气,便什么也没有了。”

又失去了双臂

他自责不已

在老师的怀抱里哭泣

看着他悲伤的样子

他自责不已

绪之滨是诞生之地

那茫茫的白色之中

清冷的眼神

愤怒的划过月人之云

斩断

魂哀的悲鸣

只听见他说

“为了不让老师寂寞……冬天就……拜托你了。”

直到破碎

直到花开

“我拥有崭新而又强大的双臂,也有不顾一切的勇气,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么遥远!”

可是———

南极啊,如果我当时伸出手,事情是否会有所不同?

摸鱼,比例渣渣……星空画得很失败,我这鱼生,只能是咸臭而死。

对不起钻石……

随便摸鱼

画风持续多变……何时才能找到自己独特的画风……找到自己的定位……

七宝传说

玛瑙,合金,青金,珍珠……那么只差另一只眼睛了……

帕帕和砂砂

究竟是谁立起的flag?究竟谁才是法斯成佛之路的最后一宝?

我压帕帕〒▽〒